m13176333516丝河烟雨

我喜欢古诗词、音乐、看山。

无奈的失信

   几天的腰痛刚好,我昨天便又去了零工市场找了一份活干,是帮助拆掉违建。一天下来,身体已无大碍,便觉身体好了。

   下午工友打来电话,说某处有砌块的活,一天220元钱,十天一结,并且最诱人的条件,是在家门口不到二里的地方。在现代骑摩托车前去,真可以说抬脚就到。我就满口答应了,说好第二天早到工地。

  半夜二点醒来,算是起夜,可躺身在炕上,有酸味,再也睡不着了。从二点到四点,我炼一会儿气功,发现睡不着,就去子院里坐着,还是没有睡意。其实刚醒来时,有点心慌,但很快没有表现了,也不觉是事。但现在睡不着,却让我察觉了一个奇怪,就是今天院子里没有酸味,炕上这间里满是酸味。再后来随着睡不着,腰部又有感觉了。想想原来说好的活,也不敢去干了,因为讲的是比较长期的事,我却因身体的原因,不能长期坚持,后来怎么和他们说话? 天亮我和工友通了电话,说我不干了。

   其实还有一个也挺诱人的活,就是某个工头,因给他干过一次活,所以他数次让我再去他那里干,都被我辞掉了,原因就是考虑身体,随时随地都会受气味的影响而"生病".j最后一次他说一天240元一天,十天一结。我都没敢应。而这次稀里糊涂地应了人家,很快就因身体的原因再辞了。

   失信对我来说,已经变得太容易了,也可能前几分钟,我的身体很棒,但气味一来,我就变了一个人,身体的痛,会让我的能力下降许多,这样的事我和谁说?气味让我一再失信了。


20181、9、1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