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3176333516丝河烟雨

我喜欢古诗词、音乐、看山。

零工经历

   在零工市场,最让人烦的事,就是想干找不到合适的活。

   我是一直干着瓦工,所以找最对口的活,自然是砌块,泥墙,打路面一类的活,但很少能有对口的活。所以在零工市场,因没有对口的活,而觉着钱还相当的活,就干了几个。象打电镐干过一天,开电线的槽沟干了一天(这一天会让我永难忘记的。特别脏,还有刺痒。),在玻璃店抬玻璃。尽管干这些活不太情愿,但能干上这些活,把那一天挡过去还算幸运了。

   而更糟糕的事,就是找不到活。本来我就是因为气味伤害的原因,才从帮里走脱,所以有气味的可能的活,我是不能干的,象刮墙漆的、涮漆的活,而另外的活,我也同样不能干,给铁管除锈一类的活。这样我能干的活,就显少了。

  前些日子,大工活还多一点,我总算顺利地干了一些,但最近几天大工活很少,每天从我到零工市场上的那一刻算起,每天几乎是没有找大工的人,我每天就这样等大工活,最后连小工活都错过了。听老板们说,都是去晚了,可有时早去个十分二十分的,依然没有大工活,可见,不是早晚的事。

  有时候,市场骂,你们有活不干,你们来干啥的。其实不是这样,因为每天到市场找干的人的人,他们的活,从来没有因为这个活都不愿出力,而在那里没去人干,都是人多,活少,争着去。最后有许多去不了的,这一天便没有活了。星期六那天,九点多后,我数了一数,在市场还有六十多个人。这中间可能有不是去找活干,而是人多凑热闹的除去十多个人,也还有相当多的人没找到活。

  而与此同时,我的身体最近因气味的密度又大了一些,找不到合适的活,自然在心里,也便不是那么紧迫了。这样一连三、四天就没能干上活。有时怕妻子急,我这样向妻子解释的,我跟帮时,不是也经常因这痛那痛,有活而不能干?

   2018、8、13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