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3176333516丝河烟雨

我喜欢古诗词、音乐、看山。

我是暴发户吗?

   以前还在帮里干活,有的工友就说我现在太有钱了,有几座楼,多少多少钱等。这几天,在零工市场上,同样有人说出那些话。并说谁不知道,一旧城改造,都就暴富了!

  我搞不懂,这是奉承的话,还是麻痹我的话。如果是奉承,那么他们也许会真的认为一拆迁,就大富了。如果是麻痹我的话,那么,他们真的会相信,我会相信他们说的那些话吗?

   那些说话的人,是要我谢谢谁吗?有些事要多方面去看,在我的孩子面临着娶对象的时间,我还是觉着这样好,能解我的燃眉之急。

  不过,有说法,我就有担心。从前村东头有人说我有的是钱,结果,好几个人去我那里讹钱。尽管拆迁的钱,不会有人去要,但我要是因气味而身体难受在家,会不会演变成,我有钱了在家不干活了,类似这样的谣言?甚至在零工市场上,我争取多揽点活干时,会不会有人讥笑我,有的是钱,还没出息抢活干?

   实际上,我心里很清楚,尽管挨了十一年的气味伤,我并没有算不明白我自身的一笔账。现在如果按我一个户头算,我是较富的人。可是我有两个儿子,一旦分到他们手里,他们象每家每户的儿子一样,都是有180平米。这已经是村里,每个人都有的一个基础了。

  如果再去看看各家各户的收入,我还能认为我是暴发户吗?先说一等收入的家庭,他们有投资,有稳定的高收入,有大额的存款或置物,并且有大额的持续进项。二等的收入,有较稳定的工资收入,当点官,或教师或做着不错收入的生意。三等收入,应当是好技术工人,能包活干,能捎带卖点材料什么的。本来我也能会点手艺,也可以考虑做点生意,但十一年的气味伤害,让我知道,我所有的打算都不能有了,因为稍不注意,就可能被放气味的成群结队的人,把我的生意搅乱了。并且,我连天天出工都做不到,上哪去保证了我的收入,这种情形下,我还用几年就会与别家的收入,出现差距!

   我是暴发户吗?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不是暴发户。如果气味伤害不改变的话,我将可能会成为城市里收入最低的人!


2018\8\11在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