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3176333516丝河烟雨

我喜欢古诗词、音乐、看山。

关于在意

    今天早晨,我说了我对清嗓子的在意,在这篇是志里,我想就这事再说一些。

   我对清嗓子,还有邻人的摔门,表现出了很是在意。这有几方面,首先是我的不太担当,我总认为有事办事,动用非常的办法毫无意思,有了这样的想法,我就在心里反感这样的小人(个人的认识)做法。其次是,当我表示后,发现对方越做越多,越做越有劲,我才知道,对方做那些时,就是希望我在意,他们的希望背后是什么?第三,是这样可以看到对方,本来是处在暗处不为人知的心理,他们把它表面化了。就象清嗓子,他并不是天天如此,而是隔一段时间再做,再隔一段时间又这样做,为什么是这样?

    从前我从本村的一个村邻那里,发现了一个规律,就是那人用计,或是邪术胜了,就会在我面前昂首挺胸的样子,假若他输了,见到我时,会把头扭向一边。这里的清嗓子,也是这样吗?从每天都有的梦,从每天都受气味的影响,而出现的身体症状看,这里也有类似的现象。并且还发现,有时清嗓子的人,是在来旅游的人多的时候,清嗓子的现象,就又出现了。难道我在意,就会有更多的旅游的人,会看不起我吗?为什么我越在意,事情越是那样?农村有句话叫“亮欺人”,就是叫明着欺人,看你能怎么着我,是这样吗?

   炼气功时摔门也是这样。炼气功,只有一个作用,就是治病强身,一个目的,还是治病强身。而摔门的人,明知道我的目的,靠摔门而影响我达到目的,他们的目的何在?难道他也在用着某种手法,让我生病?而我炼气功,就会让他的目的无法实现?假若不是我在意摔门时,让他听到了,让他知道怎么可以让我在意了,也让他有了尽情表现的空间了,我上哪去知道他会有这样的做法?怎么会知道应该去猜他会有的这种表现背后的心理?我的在意,实在是收获太大了。

   当然,就象他们的行为一样,我的在意,也只能是适度,只能是看到现象为止,不可再进一步。当然在意,也让我知道他们的手法,做法,大致的心理。在意在我看来,就应该象美国的挑衅里,中国的抗义一样,管不管用,那些不道德的,不合理的,都得用抗义表示一下。

   在意不是战争,那些挑衅,会是战争的导火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