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3176333516丝河烟雨

我喜欢古诗词、音乐、看山。

关于不能自圆其说的解说

   实际上,就是那几天我也在自己奇怪自己,我一天能抱一百多个砼块,我怎么忽然间这么厉害?不只是这样,我相信细心的读者,也能发现这些,就是一个经常喊着这里、那里痛的人,一天能砌那么多的块,平常日里的那些吆喝,是真的么?

  其实,我闻味这么多年,对里面的道理,我是能解释的,就是“解铃还需系铃人”。既然气味能让我失能,当然气味也能给我增能。大家都知道,运动员的兴奋剂的事,就是这个道理。出现忽能,忽不能,只能反映出一个道理,就是放气味的人的捉弄。所以砌块的那几天,我一天砌下一百多个块,身体好似没觉着劳累似的。

   当然,里面还有一个专业的知识。就是那几天砌的墙,要求不高,只要里面灌满了灰浆,别的就不讲究了。不要求缝口的光滑,不要求缝口多么大小等。这就有时间,往墙上抱块。还有墙体长,每逢挂上一道线,总能砌上十多个块。所以,有些看过我说的一天砌一百二三十个砼块,也许会问:怎么在我这里没砌出那么多?假若是小垛之类,那肯定是要不出墙的。


   关于梦,我在日志里写了太多。同样,梦能让我有诸多表现,当然它也可以被操纵者,搞出几份虚假。再者,关于洗粪桶的梦,也可能在生活中确实应验了,只是我不曾体会出来。但我猜想有些人,也许会从他们希望看到的事上,去衡量这句话,那就是失望了。今早,因急着去市场找活干,没能说清楚,所以,那句话就是一个悬念了。


2018、8、6日。没能找到活,在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