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3176333516丝河烟雨

我喜欢古诗词、音乐、看山。

昨天与梦

   昨天在工地,因想收起一根不用的施工线,而受了点小伤。这是因为线的根部,有一个小钉子被砸进了墙里,我用力拽线,钉子在线的弹力下,弹到了右臂上,把手臂打上了两个小出血点。

  前天梦到干活,轻微地划伤了右臂,昨天又伤了右臂,又是梦到了干活。另外,我隐约感觉到,身体的右边有问题是,似乎是在暗示右边的以前,或最近的邻人,他们搞的事。(这个问题只是隐纺的感觉,不知感觉对错?)

  更有意思的是,昨天在干活时,因需要下蹲抱块,结果把裤腿的针线搞坏了,从膝部一直开到裆部附近。我想起了春光乍泄这个词,开到裆部,意味着隐私部位的泄露。而前夜梦中梦到的一个过世人的名字,叫赵某春,细想起来也挂了点边。

  昨天在工地上,第三次吃到西瓜。一般情况下,我不在外吃什么东西,不是我过于多心,而是从十一年的气味,看到了人情最冷酷的一面,当人心有解不开的结时,一切皆有可能。三次在外吃瓜,成了我的一个方面了。


2018、8、3日。原打算去工地接着干活,天亮后忽然决定不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