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3176333516丝河烟雨

我喜欢古诗词、音乐、看山。

   我哥哥的冤案十二年了,只有我在网上提一提,还证明世间曾有这么一件事。

  有时我想人命的不同,我哥哥的死,被压住,悄无声息地随时间流逝。假若换成一个教师,换成一个军人,一个警察,或者一个或大或小的官员,甚至一个名星,科学人才,死去的真相不用我喊冤,也会有人去搞清楚。因为他是一个无地位的,且曾经出身不好的,农民里的,最低地位的农民,他的死真象一棵草一样,没有人去关注,即便有关注的人,也没能力去把法医掩盖的罪证,搞成证据。

  更何况里面还不知有什么,更骇人的真相?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