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3176333516丝河烟雨

我喜欢古诗词、音乐、看山。

  因为我哥哥的冤案,没得到任何口风,所以在生活的交往中,我也尊从法律上的一个观念,疑罪从无。不是我很大度,而是不知其人是谁?所以即便是指使杀害我哥哥的人,我也在稀里糊涂地和他?她?正常交往。

  所以知情人不向我透中风,是个很严重的错误。他要么明着告诉我,要么暗中告诉我,这才是让这件事有个好趋向的做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