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3176333516丝河烟雨

我喜欢古诗词、音乐、看山。

今天的气味

   上午我说了我今天的身体表现,其中的气味,就不需要多说了。下午在家看电视,甜味再来,就不再看电视了,到院子里活动一下,接着走去了门口。在门口,一个和我村有着亲戚关系的常字辈的人,悄无声息地正在我的门口打药。他很友好地和我打招呼,我的心里却不是滋味。

    回到了院里,我决定去胡同里走走。我顺着他打药的痕迹走,发现他打过了我的西邻的院前,前排的西山路的东侧,那里的西侧他都没打。再往前,东西两侧就都没有了痕迹。今天西南风,显然打过的上风,对我来说足够了。

  看他打药的样子,应该是灭草的药物吧,因为他往草上打,我出去闻到的,是有些呛的气味的药物,类似8、4。甜呛,不知意味着什么?当然和我村有··亲戚关系,不会不知我对气味的敏感,再来打药就很让联想了。从痕迹看,别的地方的痕迹少,好象就是我的门前需要似的。

    闻到后,右胸上部有异样感,人是怎么了?


2018、5、27日。在家。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