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3176333516丝河烟雨

我喜欢古诗词、音乐、看山。

二十年前的撞车与这次的印象

     二十年前,我也撞过一次车,也是我撞了人家的车门。两次几乎一样。

  如果是谁有什么特殊的手法,就可以解释这样的巧合了。如果没有,倒是奇怪了。

   二十年前,我那时刚买了一辆摩的,准备拉客挣钱。那时路上客车少,有些村子不通客车,而有些村的经济也需要有车,所以那时摩的着实方便了一回。我是听别人说这事挣钱的,正好下海捕鱼的活也不愿干了,在家刚搞了一个刻石碑的生意,而刻碑的生意只是季节性的活,其余的时间,便干了摩的。

  出事的那天,本来我在家刻碑,没有跑三轮(摩的)。将近日落时分,我收工往家走,本村的一个叫玉节的人(这人的儿子,就是把我哥哥叫去陶家村,然后我哥哥死在那里的人),和一个叫建树的人(是和哥哥打过两架的人),和我说有两个人去石臼,没客车了,叫我送那两个人,接着可以挣些钱花。记得当时我说,干活干一样就行了,不干那么多。本村两个说:“挣什么钱不是挣呀,人家还能方便一下”。这样我就掉转车头,去拉那两人去了。跑到石臼正是白天和黑夜的交替时间,猛然间不太适应夜色,以加上那时我是新手,所以一个本来该转大弯右行的车,应该避让我,而没避让去转小弯,被我这个直行的车撞上了车门。也是我的人一点事没有,车前头报废了。

  从这次的结果看,结果几乎是一样的,我撞人家,撞人家的车门子,这样的巧合,让我吃惊。


另外,从甜味对我的腿没有伤害看这事,显然,他们不是追求的我的腿伤重,让他们花更多的钱,而是很好地用甜味,保护了我的腿,这事就有些奇怪了。难道这一切都是精准的设计吗?


2018、5、22日。雨。车事后在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