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3176333516丝河烟雨

我喜欢古诗词、音乐、看山。

闲记

  这几天都还有梦,大前夜,梦见一棵瓜藤追着我,要缠我。前夜也有。昨夜也有,把袄丢了。


  今早想起母亲中年时期,除了忙于日常生活外,她还有一事,是那时的她很忙的一件事。每当家人,或她自己身体有问题时,她就忙着找大神,看宅子的人,请算命先生。那时她把身体的不适,除了必要的看医生外,大都寄托在了那些大神、大仙、算命先生身上。为了这些我父亲总是反感,却也没办法,因为家里有时确实有事吗!

  现在我通过梦的体验,隐约知道了邪术、气味的作用,对一个现实家庭的影响。所以现在明白,不过是一些人的戏弄罢了。当不是决心要要谁的命时,让人不安,让人生病,只不过是有这方面技术的人的一种戏弄。

  不过,这个戏弄,让我母亲的中年时期,没少花了钱。因为看大神,回家要请仙客。看宅式,就要回家改造“不合理”的地方。


18日,我撞了车,当时说要我去医院检查,除去别的不说,有一件心事,是我很愿意去检查的。因为写诗,尤其写了某篇让他人感觉有问题的诗后,总会看到路上的异样。显然这是对我的猜忌,猜忌会害人的,所以我愿去检查一下。因身体有什么“装备”,仪器是不会说慌的。


  撞车后,一连两天都是甜味,身体没不适的感觉,只是心理有些负担。两天过去后,我又写诗了,酸味又重新登场了,还有那种影响心跳的,头皮异动的,让人痒的。都也重新登场了。看来写诗也很“惹祸”


2018、5、21日。在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