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3176333516丝河烟雨

我喜欢古诗词、音乐、看山。

梦与能力

  其实我对梦早就有所怀疑,象昨天撞车,这应该说是人的大事,却没有相应的梦的提示,这说明什么问题呢?我认为能说明,造梦人的控制,要远远超出我的感应能力。这还有一事能证明。去年我母亲病逝,按理说,这样的大事我应该梦得到,但却没有明显的梦的提示。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呢,就在这几天我还想起了过去的一件事。十多年前,《三国演义》上演很火的时候,妻子和我说什么,我吓唬妻子不要那样说,举了一个例子,闻雷失箸的例子,提醒妻子不要说过强势的话。因为很能便会招事。还说到过去文革的文人里一个现象,捧杀。想想后来的事越传越大,除我自己在网上说的外,早就有人私下了传出我的什么了。

  所以,真正的大事,我就不“能”了,而平常的平常事,我似乎很“能”。包括气功在内,多数时候是有的,个别时候会发现气感短时消失,拉气时气感很差。我只是被人为地,安排进了这个绞杀的圈子。

  这就是说背后可能还有更厉害的技能!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