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3176333516丝河烟雨

我喜欢古诗词、音乐、看山。

串联撞车前后的事

  车祸发生后,我对前后事回忆一下,发现了几个耐人寻味的地方。

  1。我下班本来有两条回家的路可走,一条是青岛路,然后转到父亲处,给父亲炒菜,或帮干点什么。另一条是山海一路,也是回到父亲处。但这几天,青岛路一连两三天,青岛路边交警查摩托车。我本来驾照没过期,可以去走,但不愿麻烦,就走了山海一路。

  不能说这事和后来的车祸一定有联系,但确实是这个因素阻住了我的一条路,形成了走山海一路的一个必然。

  2。那个青年开车很快,说明是个熟手,他从北向南行驶。当时整个南北向上就它一辆车,他在发现我有拐弯意向时,他可以去西边个车道,他根本不需要去争抢黄线左边的车道。那么为什么一个熟手会那样操作?不去他的右边一个宽阔的车道?而去了阻在我的车前,去双黄线的另一边对向的车道?

  我不能说他一定是有意识,但我可以怀疑他有主观故意的可能性!

  3。从迷信角度看这事,又是一个巧合,是一个执日。执日,看黄历上的解释,宜于捕捉贼盗之事,宜于捉拿。很多梦中,执日凶梦的程度最大。

  只有选定的日子,才能有这样的巧合可能。

  4。象当年在滩西村东南上的一次险情一样,出现了短时间的意识缺失。当我拐弯时,发现了那辆车离我有四、五十米远,可当我快要拐过弯的时,才猛然在撞车的瞬间,意识到了危险的降临。

  以我对气味的敏感,每次前脚踏到有气味的地方,后脚就明显表现出来。最近一次去本村的医疗室,进去不到三、五分钟,嗓子就火烧一样。就足以说明这些。这就是说,如果路面上有东西,或附近有气味物质,只要我进入的瞬间,就能产生气味对我的不良影响。

  5。下午我工友们争执了一些小事。其中工友们说:你天天说有味有味的,你住的那个村里人会打死你的!下午他们说的这话,下午收工后出了这事。也实属巧合。

  不明白的是,为什么非要放气味?放我的气味,被我闻到后,说了不好听的话也好,好听的话也好,他们又为什么非要心里难过?不放气味,不就谁也不碍谁了?不解?!

  6。事故出现后,在现场还有麻口,到口干的一个瞬间。

   因平日麻口都是某种气味所致,而麻口人才会造成短时间口腔的气味感消失,所以我怀疑是掩盖现场气味的表现。

  从执日看这事,很可能是选定的日子,但有可能我在说话,或行为触动了,要他们实施的可能。但又没证据证明这些,也就只等交警处理的结果了。对我公与不公,从哥哥的冤案上看,都是未知数了!

  (以上都是从细节中推理的结果,不是一定认为有事。所以读到的人,慎重取舍)


2018、5、19日。撞车在家。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