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3176333516丝河烟雨

我喜欢古诗词、音乐、看山。

接着曾经的一句话想到的

   曾经有一个人,和我说了这样一句话:人不能太能。当今晨想起这句话时,我觉着应当感谢那个人的善意提醒!这是个去了外地的亲戚。

  可是,相反的是,我住在本地,无论我身边有事,没有事,总是没有得到一句正式的劝告,或者告诉。这里面不排除,有些人对我有着好的期待,而不愿点明,但有些就令人费解了。

  象以前的防火的阵势,象前几天的街道上佩戴红臂标志的。这些排场是给人看的,要给人看哪些?给哪些人看?

  最让人不解的是,这里的近邻。我练气功,他们就有相应的举动表示,从这里可以判断,他们有着监视我的意思。可是从妻子的血缘关系的角度看,是什么让他只监视,而不出于人情味,来说明一下?从这里我看出,那个和我说了一句“人不能太能”话的人,是有人情味的人,于国家,于个人,说出真话的人,才是真正的人!

  再说老家。很多近房,有着和暂住地妻子的近房一样的举动,是从侧面了解我,从各个角度试探我,而从没有谁出于近房,或什么关系,给我一句忠告,或是正告?他们是想了解我什么?什么是他们想要的结果?结果对我好坏,看来都不是他们关心的,他们只追求结果,所以没有必要告诉我点什么!在这里,近房成了解我的方便了!(当然保括近邻)幸亏我没事,有的事只是他们犯罪造成的冤案,气味之伤。假设,若我真有事,近房监视我获知了,难道只等拿着我的事去请功吗?

  从这个顺序去思考,我发现有些出国的现象,或和某些特定地区有关系,似乎都成了一条条钓钩。(恕我说话直接)假若这个设想成立,那么一个最大胆的猜测是,把我当成和什么大团伙,或是什么大局面有关联的人了?

甚至把问题转嫁到了更大的范围!(当然他们这样做,对他们有利,因此他们可以延缓他们受法律惩罚的步伐。)象冤案可以继续被放置,而纠结于我的,他们嘴里的,“所谓的事”


2018、5、15日。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