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3176333516丝河烟雨

我喜欢古诗词、音乐、看山。

三个梦(及下午又补)

  大前天的夜里,梦见坐在草丛里,见着了已过逝的妻姐,和连襟,和稍远一点的本家的一个叔。第二天去干活,一双新球鞋,被钢筋头挂破了五公分长、二公分宽的口子,所幸没伤到脚。


  前天夜里梦见了,暂住地的一个妻子叔辈的人,也是已过逝的人。不知梦意如何?在外干活让人心理有心事。昨天在楼顶干活,天下了一阵雨,听到了今年的最响的一个雷。闪电时头发都感觉到了电场对它的影响。


  昨夜梦见了大便,没擦屁股,找地方擦屁股,不知何意?梦见在本村的东南水库处。梦见了一个本家又有点亲戚关系的人,给什么钱,我说和妻子说吧。


   还梦见西沟的一个地方,最近那里被占用了,不知谁有条件,在那里面弄梦境?

   气味和梦,交替着给我影响,从这里可以看出人活的有多累。制造梦境的人累,放气味的人累(当然他们与闻气味的人相比,就不累了。这里说的累,是指他们天天干这事的量),挨梦的骚扰的人累,被气味中伤的人累!!!!!!!!!!!!!!!!!!!!!!!!!!!!


   又:早匆忙,记梦时,把昨夜梦境里的另一个内容忘记。就在大便后,我找到了别处,有蛇咬我,咬住了裤脚,却没咬到我的腿。再走还有其它的蛇。    下午补记。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