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3176333516丝河烟雨

我喜欢古诗词、音乐、看山。

气味之外的另一件伤人致命的东西

   其实,在我一个体力劳动者身上,我自身就藏有一件自伤的东西,就是繁重的体力劳动。一个人利用得好,只要给我好价钱,然后诱使我馋钱,我就能在干活的时候累死。但问题是当我意识到了这些时,不断地休息,便让他人想利用这事的可能性,变得不大了。所以,有句话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想说,平民爱财应取之有度。

  不过有些人,虽干的是伤害人的事,但歪脑子还是有很多。这些歪脑子,就是惹我生气,但凡有生活阅历的都知道,能生气的人,容易气出“病”来。所以我身边就多了许多别人看不到的,让人生气的东西。

  吐口水,是高明的一种。说他时,他说他是个习惯,是“病”,这就让人没处插嘴说它。但它的威力丝毫不逊于气味,因为就象我计较时,这就中招了。中招以后,说没法说,不说他还在那里进行精神骚扰。所以说,这是一种高明的方法。

  第二种,就是摔门,人家可以说成我进出门,弹簧门不干我的事。这种方法同样高明,还便于操作。

  而最高效的方法,就是改变妻子的精神面貌,当然这是第三种了。有的人也许会说,你无情无义,连妻子的事,都公之于众。其实,这里我是无辜,妻子更是无辜,妻子也是受害者。我只有把妻子的事说出来,尽可能地让妻子少受伤害。还尽管妻子这样的表现早就存在了,但其实每次被别人拿出来用时,都是不同的目的。刚结婚时,那些用她的目的,是扰乱我们的生活,淡化我们同周边的关系(当然,也可能是周边某一个人的作为)。现在是用来遏制我,当我在工地上听到工友这样问时,“你练气功,你妻子看到不生气?”“你说闻到气味时,你妻子不生气?”我就已经意识到,妻子在他人的眼里的位置和重要了。所以妻子带着脾气回家,带着情绪回家,就是我的一付最好的药。这付药专治我的无奈呼喊,和苦难里的挣扎。当然这付药同样会给我最大的、最多的、最重的气生。

  只要我没办法破解这些,我就象一棵小树,被藤蔓緾身,稍不留神,就会被藤蔓遮蔽,不见天日。相较于气味,让人生气,同样是人生最易被他伤害的东西了。


2018、9、26日。在家。这个月的开初,我就是忍受着气味的伤害,尽量多干,结果是身体又添了许多表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