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3176333516丝河烟雨

我喜欢古诗词、音乐、看山。

今日记。哭腔。

   今天早上我也放纵了自己一回,东邻的儿子,天天吐的那个人走到门前吐的时候,我也吐了。有人也许会问,一个写诗的人,应该是一个斯文人,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但答案就在今天早上。

   有更多的时候,和妻子拌嘴时,妻子有时会情绪来的特快,且时有哭腔。今天早上,我为东邻儿子的吐,气愤不过,就也吐了。并且我还小人似的说,你到我的门前吐,我也到你的门前吐。不知哪来的气愤,我放下手中的活,走到了那家的门前,正好那人在门前,我就吐着往前走着。他骑了一辆电动车,我去时正在发动。见我也吐,他骑车跑了。

  但我的情绪还没退去,那家的两个邻居站在门前,我就说:真气人,每天走到门前腻歪人,我说话时我一种平日很少见的冲动,并且我还带出了类似妻子冲动时的那种哭腔。我自己说出这话来和时候,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我这是怎么了?妻子平日里的冲动,难道也是这样积累的吗?

   昨天的梦,里面有露头的天鹅,如果取谐音,天鹅即天厄,刚露头,大头还在后面。而昨天和妻子争了几句,已经破例了,并且提到了离婚。今天早上又和东邻的儿子正式较上劲了,似乎这一切,都在朝着那个梦示的方向走着。

  我的冲动去掉可能的梦的影响,甜味里,还有臭味里,是哪种气味让人冲动?打字时,母亲得血栓时,我头部的那种蚁动、异动感又存在了,并且两三天了。手指有些僵直的感觉,象要随时不能转动。

  在以前我哥哥在世时,也有过说着说着就有哭腔的例子,冲动等等现象也时有发生。看来这付药,会累及很多不会和放气味的人结伙的人!世人的脾气难道都是这样来的吗?

 

2018、9、25日。在家。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