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3176333516丝河烟雨

我喜欢古诗词、音乐、看山。

可不可串联的往事

    今天是八月十四,本来来节了,该在网上说点大家都愉快的事。可放气味的还在放,就象正月初一他们不停下放气味一样,八月十五,他们照样也不会打住,这就让我不得不再去整理往事。

  我曾经提到过一件事,在某煤矿在日照建的小区里,我曾经坐升降机闻到过香味,这个香味让我的小腿肚子疼。但另一件事我虽提过但提得较少,就是连襟的孩子青年时骑摩托车,在本地一个叫王家村的村头摔倒,吃了一个亏,这件事。为什么在一个村里,发生了与我们相关的两件事?

   猛然看,这是两件不相干的事,可是如果把他们连在一起看,会是怎样?如果把他们连在一起看,他们都是一家村的人,有这样一个共性。这里先假设一下,假若他们确是某一个亲戚体系里,伤害人的团体里的一环,那么就不难看出,这两件事的必然性。

   现在还没有证据说就是那么回事,但要是真相确是那棕,那么那个人肯定在某些方面已经得到了好处,或是指使他们的人得到了大好处。那个人是谁?

  从这几年受到的伤害看,每件事都不是孤立存在的,都和其它的人事密切相关。


2018、9、23日。在家。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