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3176333516丝河烟雨

我喜欢古诗词、音乐、看山。

小事

  今天去办了一件事,是妻子的失地农民养老保险的事。妻子早就听说别人家都早领的一个款项,在妻子这里却迟迟没有,没办法昨天我去了街道办事处,这方面的管理机构那里,问了才知道,需向会计申明,可当时的会计为什么就不说呢?别人是怎样及时办好的?

  其实我早就看出一个问题,就是许多人故意制造出一点差别,以便让我猜谜。同时我有冲动的个性,冲动时可能会乱说几句话。所以许多办正事的人,也不正办起来,就让我猜谜,乱说,好听听我的“心声”

  其实这些事,他们很可以公事公办,不带私情,但他们却不这样。拆房子旧城改造时,他们随意把我一家的事实,搞成了两家,让我少分到二万五千多块钱,后幸和他人比对,才发现找回损失。所以在会计那里,我不知他是怎么想的,但却让我多费了很多的心,跑了许多不该跑的腿!


2018、9、18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