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3176333516丝河烟雨

我喜欢古诗词、音乐、看山。

新梦(二十二)。酒味

   昨夜的梦很长,但我只记得一个情节。说我拿着碗,吃着米饭,走着路,一个男人好奇,想看看我碗里有什么,我把碗侧立着,背着他不让看。并且梦中,好似什么大节似的。

   醒来后,我对梦的分析,感觉并不象要发生眼前这事的梦意,象是梦意要发生在什么大节似的。如果真是那样,这是长期的一个预言了。



   昨在工地上,有刷漆工在刷漆,但我却闻到的是酒味。回家看了一篇关于眼伤的文章,我的头部右侧又是大规模的紧涨感,接着右眼皮别扭。所以我想到了工地上的酒味,会不会是工业用甲醇?


2017、8、16日。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