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3176333516丝河烟雨

我喜欢古诗词、音乐、看山。

百思不解

   从前对本村个别人家很好奇,他们不出去干体力活,又没生意,家里的儿好竟也拉扯大,该娶媳妇的,也都娶上媳妇。和那些整天在外,又是种地,又是外出费大力,又是做着各种各样小生意的人相比,人家真正过的是神仙般的日子。在家串串门,去菜园弄两下,喝喝水,在街上坐坐。在我看来,人家就是个谜,人家是怎样过日子的?钱从哪里来?

    这几年,随着做梦的次数的累加,随着被毒九年往十年上推进,我渐渐地体会到了,一些不被我知的谜的背后,藏着我不能懂的另类生存哲学。

   不过,站在我这个受了多重伤害的人的角度,去考虑这些问题,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我是费力的那一种人,我在社会上的意义是什么?费力赚点钱,养家,再希望能稍富一点,凡事不愁。可我赚的这点钱,要看身体的脸色,假若身体来个心血来潮,我赚的钱,指不定要花掉多少?!于是我就这样在社会上,按照这样的循环过着一天又一天的日子。

   而站在伤害我的人的角度看,他们可能不用出去费大力,他们在家,把家整理的很好。然后就通过毒气,通过梦境,左右着我这样的费大力的人。他们在社会上的意义,就是吃饱喝足,然后决定我的幸福程度。他们不费大力照样有钱花,在社会上比我这样的踏实人更体面。

   所以我百思不解,这个反差,为什么这么大?


2017、8、15日。晚。(其于表同现象做出的判断,观点不确定正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