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3176333516丝河烟雨

我喜欢古诗词、音乐、看山。

新梦(二十)

  昨夜的梦,似乎应该从前天的梦开始解释。前天做了一个怎样的梦呢?梦中,村西的整条大沟,先是进小股的水,之后,是水泥,再之后,是水泥里有若隐若现的粪。整条大沟,都被水泥填满。

  昨天在工地上,我们确实干着水泥活,是用水泥铺地面。我们干活的地方,有些黄泥性质,所以没铺水泥走路都困难,铺上水泥就更难走了。铺到一个地方,我的水靴在水泥和泥的共同作用下,粘牢了,拔脚时脚从水靴里挣出,袜子便踩进了水泥。之后,又有一个伙计,也出现了这样的情况。这些似乎与梦境对应起来。

  昨夜的梦里,有自家人关了电闸的意思,关了电源之后,院子里黑了下来。好像有两只鸭子,在这时走近了我。其实梦境很少出现鸭子,这样的梦,我几乎不曾记着一个。但我知道有鸭的梦,有不吉的可能。

  当然,半夜我和妻子说过话,这是那个梦醒后的事。之后,制造梦境的人,又制造了两个,我也懒得记了,就只记着这个奇怪的梦了。

  我不知道这个梦,是不是梦境的升级版?但我可以肯定,因为昨天在工地上的小小失误,让做梦的人,又升起了制造一个新梦境的欲望。


2017、8、12日。报道有小到中雨。在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