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3176333516丝河烟雨

我喜欢古诗词、音乐、看山。

不打勤的,不打懒的,只打不长眼的。

  昨天在工地,我莫名其妙地发了脾气。说是莫名其妙,细细说来还是有原因的。原因先不说,先说结果。结果是,下午快要下班了,工头到了工地,我说累了,想休息一下,结果工头把我好说一通,谁不累,人家在那里干,你休息? 如果再说细一点,我和工友们干的活不一样,我和另一个工友供料,另一些工友砌墙。我和代料的工友,想办法把现有的材料全部提供到了要砌的墙跟了。所以,觉着我们该干的干完,可以松口气了,这样也就没顾及工头在面前,没想到这样就挨批了。

   再说一个原因。昨天到了工地不久,发现右腿膝盖外侧偏上的地方痛,因为虽感觉明显,但还是可以坚持,就这样坚持到挨批时,我也就破例想休息。当然毒气也好,邪术也好,都是在关键时刻搞人,这里面尽管关着人性,但人性就是那样,也没办法。

   要说更深层次的事,其实更让人无法直视。昨天的腿痛,放毒者,之所以给了我这样的痛苦,其原因是因为一个,别人也许不愿说出口的原因。昨夜和妻子过了生活,所以放毒者给我这样的痛苦,是想让我有苦无法说,有苦不敢说。因为长期以来妻子经常为我考虑,在很多我需要她的时候,她却拒绝。就是这个原因,所以我过了夫妻生活,放毒者给我这样的痛苦,我一说不知真相的妻子,就会误解,就会在我需要的时候拒绝。人心之狠,可以一目了然。

   其实,工头不管别人是不是疲累,无非就是利益,无非就是领导的面子。就是这些,在很多时候,让干活的人,多承受了许多的痛苦。因为,他到了必顶好好干,他要想干完的必顶干完。很多时候干活的出到了力了,想休息,就因为他到了,又要加时,又要快干。

   干活的人中那些有心计的人,这样时间长了,也都习惯了这种心理,去了领头的格外卖力,格外勤,让一些领导在场和不在场一样干的人,赚不出人来。

  我在工友的嘲笑中,狠狠地体会了:只打不长眼的结果。

(我们的生活,只有细节,才能体会了我们经历了哪些!而细节往往是说不出口的。)


2017、7、26日,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