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3176333516丝河烟雨

我喜欢古诗词、音乐、看山。

《梦与现实》里的一个细节

    在那篇文章里,我说过用凉水冰着头了,这件事。不过,当时我还记着一个奇怪的现象,在冰着头之前,我更愿意看理科的文化知识;冰着头后,我对文学描述情感的东西,一夜之间变得更易于理解了。我不知原因,只知道这个结果。

    冰着头后,二十左右的我,冬天不戴帽子,是过不去冬天的。这个现象一直到我学了《华夏智能气功》后,才得以改变。(当然现在过冬,我是不用戴帽子的。)


2017、7、23日,高温。在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