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3176333516丝河烟雨

我喜欢古诗词、音乐、看山。

艰难的治癣路

   前几天,我写过日志,要把脚踝的癣用气功治治。但谈何容易,古语:得病如山倒,治病如抽丝,可见治病是有困难的。这几年,九年的毒气,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病,实际上也是一个过程的积累,等到发病时体内毒素的积累已经达到了顶峰,这时会发病。所以没有针对性的治疗,没有猛药,治病是件难事。

  这几天,我练气功治癣,一直没有练出最好的结果,原因不外乎,没有坚持,没有真正的静下心来,无法让有病的地方通透。只有一个晚上,我用了最长的时间,站着的那个地方,汗水滴成了小水汪,脚踝处的癣,明显有了变化。

  可是,这几天毒气也没闲着,去冬今春,去侍奉父亲,每每见着父亲奇痒难耐,又是抹风油精,又是挠痒痒,在我治癣的时候,也被他们用在了我的身上。又值这几天天热,癣还没好,我的两条腿,原来好皮肤的地方,被我挠得细碎的皮肤象细小的鱼鳞。接着挠过的地方,又起疹子。

   同几天的毒气因时而变,因为天热,喝水多,口腔容易没味,他们放的毒气,是那种轻微的苦味,还有那种一直用来麻口的那种。原先我说过,气通透到皮毛,是要更高层次的,所以到现在我还没达到那个层次。当然,有毒气看着我的门,达到这个层次,将倍加艰难。(但也不是说一定不行,因我曾经用气功治好过,在密集的毒气伤害中,又出现了。)这期间,右臂疼,颈部不适,好似都容易去除,唯独癣不易。

    写日志时,那块癣又痒起来了,证明再度有对它有影响的毒气存在。其实,不止这些,每当坐定休息,一种困意,也是一种毒气的信号。表面看与癣无关,但却与气血的通畅有关,气功必须全面发力,才能过关。


2017、7、23日,在家,高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