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3176333516丝河烟雨

我喜欢古诗词、音乐、看山。

梦与现实

   现在总结一下我半生的梦,觉着都是在人生面昨转折点的时候,密集出现,或重点出现。

   高中时的一个梦,水很少的水塘里,有鱼,却在没水的地方,有一根半截手指,在那里晃动。后来我在高中学习时期,先是挺好,后换了一个厉某德的老师,他的一句话,让我吃了大亏。为了学习更好,我按他说的冬天用凉水洗头,结果伤了头。高考那天早晨,我的大拇指,被一块大石头切了一下,缝了六、七针。(值得说明的是,高中后期,我频繁的咳嗽,已经严重影响了我的学习。高考未必有什么希望,但打了手指为我提供了一个借口。)

  梦和这一切有无关系,到现在我都还不明白。但现在看,我怀疑 的那些造梦的人家,家里却出了不少的大学生,这就是差别。(观点不一定正确,但我是这样认为的)

   我的第二处房子建成后,我做过很多去海边捡拾海蟹、海螺、海贝的梦。或是海水退潮,退至老远,我在里面搜寻海味什么的。我那时说过很多话,在我现在看来,都可以为人利用。而事实上,从我哥哥的冤案、我的舅哥的病、我二姐夫的病,亲族里更多的那些病,我的被毒,可以看出,我那时的话,打下了基础。而那时的过失的话,与梦有无关系,看来我是很难拿出证据,说服别人,说这一切都是关联的。只能在自己的心底默默地记着,我的身不由己的一切,大致是那样过来的。那时,有人想介绍我入党的话,恐怕在我们村路人尽知。

   昨夜之梦,水浅、分钱,今天在一些新闻里似乎看出了影射。说以前一个很有名的人,现在不怎么练功,成了平常人。其实我在练气功时,有太多的体会,毒气在看着我,我练气功下力气大时,他们的毒量就大,反之则小。这种情形之下,练气功的人的艰难,可想而知。现在我在写诗,还会一点,看来没有太大作用的气功,有人对我支持,这就激起了另一些人的密集作为,为今天我大致看破过去的事,提供了很好的参考。

   总之,每个转折时期,都会如此,可见许多人在做着什么!而再看看下一步,他们将得到许多我得不到的好处!


  在这里再写一个村里传说的他人的梦:

  说有这么一个人,中午在家做梦,梦到某个路面上有钱,他去时果然有钱,后来这个人入了党,成了党员。现在看来人家是有福之人。当然我从侧面看到了一个现象,就是这个入党的人,与我怀疑的造梦的人,有着某种亲戚关系。(还是那句话,因造梦的人,我不不是十分的肯定,所以结论,只能参考)


2017、7、22日,上午。天热,工地暂停一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