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3176333516丝河烟雨

我喜欢古诗词、音乐、看山。

新梦(八)

   昨夜又是多梦,不过只有其中一个梦,让我无法睡觉。梦中,本村已逝的一个赵姓老人,挑着东西,走在有着水坑的路面。对于他,曾是不很远的邻居,虽熟,却也不至于惊我的梦,但却是事实。后来,梦境转移到了他车祸去逝的大儿子。梦中,在我们村用坟较多的北大林(村里的山名),他的大儿子在一个水道边。那里按了梯子,好象我站在梯子上,他也在这附近的梯子上走。

  一连两夜离奇的梦,今夜就更是奇怪了。但对于生活的观察,我似乎觉着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因为,人无意中搅进某事,就是这样。

  其实,梦中的老赵家,这几年也很不走运。老赵的二闺女婿,五十左右得病离世,他的大儿子五十左右,车祸去逝,甚至他女婿的姐夫,也是车祸去逝。就象我的亲族有很多有病的人一样,因为某事被人误解,或无意说中某事,就是这样的结局。当然他家会有什么事呢?我也曾想过,会不会也和我哥哥的冤案有关?为什么这样说?因为老赵在村里是治丧小组的成员,当年我哥哥冤死,发丧就有他们一群人办理的。而其中我大伯家哥哥,曾代我嫂单独招 待过他,是不是酒间,他听说了什么,然后出来宣传了?当然这是我的一个猜测,事实怎样不知。

   梦中牵出了我太多的记忆,但这些记忆,都充满了泪水,不知人性何时回归,人间再没有这样不必要的伤悲。


2017、7、20日,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