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3176333516丝河烟雨

我喜欢古诗词、音乐、看山。

妻子求仙事记

  对于妻子的求仙,我当然不信,但毒气我能闻得出,却拿不到手上,让妻子产生的心理不适,我无法消除。所以妻子寻求一点心理安慰,我也就无奈地由她了。何况我能隐约感觉出来,毒气也在影响着她的体能、智能,她又自己无力解除。

  这里我要说的是,在整个过程,我都没在意她用什么?怎么做?只是破解中,一道我必须要吃的菜,让我隐约觉着有一个可能。什么可能?这道菜是什么?这道菜是白菜和胡萝卜同煮(也可能是同炒),然后让我吃。当我无意间把白和胡联系了一下时,我便和不太爱听我说话的妻子说:如果这里面有谁人的心眼的话,白胡应是麻将里面的一个现象,可解释胡了白胡,也就是胜了白胜。

  不知我是不是多心了!


2017、7、15日,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