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3176333516丝河烟雨

我喜欢古诗词、音乐、看山。

求仙记

   求仙记,不是为了揭秘,只是记录人世的无奈。

  我母亲中年时期,曾经多次求仙,我姐姐的婚事,要求仙(会查日子的);家里谁有病难治了,要求仙;谁有解不开的心结了,要求仙(指各种风水术士)。那时父亲多病,更是让母亲想尽了她能想出的办法。

   那时我年轻,又从不违逆母亲的话,所以母亲的这些活动,大都由我用自行车载着,去往那里。也是因为年轻,不知求仙有没有效果,或者为什么要求仙。

   这几年,妻子无奈地看着,我对毒气的愤怒,又无助地想着解决的方法,这就成全了那些大仙。实际上,这种行为的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毒气的不可捉摸性。这个神秘的杀手,把人一次次地赶往绝望的境地。

   看看老一辈,再看看妻子,再想想闻到毒气的我,只能让人一遍遍地叹息。原来,不是别人,是人类自己的不相容,制造了太多的恶果,让同类相吃!从妻子身上,我看到了求仙的一切。


2017、7、13日,在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