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3176333516丝河烟雨

我喜欢古诗词、音乐、看山。

一句老话“跑了媳妇骂邻居”的含义

   在农村,经常听到骂人的话,你跑了媳妇骂邻居。在以前我总觉着这句话是真理,是呀,你跑了媳妇满世界地抱怨,没有道理,且烦人,谁这样做了,谁就是天底下,做事最不靠谱,最不着调的人。而这几年,随着被毒,随着我哥哥的冤案,我大呼冤情之后,那些做下这些事的人,也想尽了办法,让我发不出呼声。而妻子是他们的棋盘中,一个极好的棋子。这才让我的家庭内部,让我在社会上,出现了无法估量的海量问题。这些问题的出现,让我看清了社会。社会存在着积极和动力,也存在着消极和伤害,并且,很难说谁大谁小,谁多谁少。

   我在工地上,几乎天天闻到有毒气体的气味,我和工友们熟了,我也不避讳我的问题的存在,我也经常实话实说,我又闻到毒气味了。工友们知不知情,或持有什么心态,我不太知道。但我经常听他们说:你在家这样说,你媳妇受得了?从开始听到这句话,我就意识到了一种可能,就是用我的媳妇遏制我的呼声。后来我的妻子真的就有这些表现,听到我说有毒气了,就烦得要打要骂,或者不同过,或者咒骂。其实,我为什么早就有那样的意识?因为,我在工地上,工友说哪里痛,我那天就会闻到毒气伤我同样的部位。

   我和妻子结婚时,邻家在家里摆着葬事的纸草(纸牛、纸马类的东西),越过界墙,我看到过那些东西。后来我们的日子里,时有争吵,和那件事有无关系不知道,但我知道,那时我们的邻居关系不好。那时,我年轻不更事,总认为每次争吵,妻子总是毫无道理,所以总有些时候吵得很厉害。这样吵闹着过了一个阶段,日子好些后,我们渐渐地吵得少了。随着这几年我的问题增多,妻子的脾气好似又回到了刚结婚时的状态。而这几年我对梦境的留心,对毒气的了解,让我看到了一个更为触目惊心的事实。无论这人是谁,只要有人利用他,便都可能成为对自己或对自己的家庭,痛下杀手的屠戮者。

  今天早晨,暂住地的某个邻人,一边佯咳着一边走在门前。我心理的别扭劲又来了,我说了不该说的话,妻子听到后,又是不让我在家,又是怎么怎么的。我体会到人的坏,他明明知道我每次对这事都有强烈的抵触,他只要心里有问题时,总会拿出这后招,让我难过。其实,他不明白我这样做的全部目的,他认为他很得意,很有本领,很聪明。我为什么这样做,一方面,长时间这样的心里暗示,让我的心理多多少少有点不适,是实事;而另一方面,我不爱去人家串门,不知道社会是怎样的,不知道人心是怎样的,我这样激烈地反应着,让他们尽量地表演,可以看到人世的真实一面。当然,还能多多少少从中看出,社会上放毒人的心态。这些我只在历史体裁的电影里看过,就是欺人太甚人的表现,现实中在这里看到了一点。而就是他的这点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差点让我们夫妻之间,吵到不可收拾。(而很多人,也许不会体会到)

   我哥哥家有事的那几年,随着我哥哥被人暗害,那个经常去他家串门的同辈人,很快给嫂子找了婆家。是什么原因没成,不知道,但那时一旦那件事成了,我哥哥的一家人家,就会四散。因为那时,我的侄子也乱事缠身。(而他们当过一界 书记的东邻,对他们也爱莫能助。)

   随着我妻姐的事,我舅哥的事,我姐夫的事,还有我曾住过的不同的居所,所体会到的问题,我对“跑了媳妇骂邻居”这句话,有了一个全新的看法。(当然劝天底下,每个邻里关系都要和睦,和气生财。当然也劝个别人,别为了利益,或者所谓的迷气恼,失人性,做出对不起“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邻居。)


观点不一定正确,请有所取舍地看待。


2017、7、13日,上午。天热,工地没料,在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