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3176333516丝河烟雨

我喜欢古诗词、音乐、看山。

一场另类的战争

  我把抗毒、抗病夸大一点,称之谓战争,想必看到的人会有各种不同的看法,但我觉得一点都不过份。因为在别人看来似乎是一个玩笑样的事件,在我来说有多少困难,是别人不容易想象的。

  就说这次抗癣,我要消除十多年的一个病,既要消除过去的毒素积累,还要消除眼前新的毒气的负面作用。与此同时,我还要有着非常沉重的体力劳动,它给我的疲累,还要为家庭里的事操些心,帮助妻子分担一点家务,还要记录我的生活。无论时间、精力、体力,这都是一场异乎寻常的消耗战。

  就说昨天,我前几天开练治癣,昨天工地上一个整上午,都处于酸味毒的伤害中,昨晚回家练,感觉有效,但半夜1点多钟,醒来时,发现酸甜的毒气,满院子都是。脚踝处,又有了轻微的痒感,这就是说,毒气重新有了影响。

   (未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