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3176333516丝河烟雨

我喜欢古诗词、音乐、看山。

继续说黑

   自从写了那首诗以后,我的大脑还是停留在对“黑”的思考里面。我曾经对我哥哥的冤案,作案人的社会属性,提出了疑问:杀我哥哥的人群,背后的社会属性是黑社会吗?那么,我叔伯哥哥的不说实话,不作证,他的背景也有黑社会的成分吗?法医是黑社会的代言人吗?陶家村里的人是黑社会成员吗?小洼里那家和我嫂子谈条件的人是黑社会吗?

   这此些问题都还没有解决,我又想到了另外的一些问题。我挨了九年的毒气,参与放毒的人很多,这些都是黑社会吗?我的那些或远或近参与过放毒的人,都是黑社会吗?七、八十的老年人,参与了放毒,那么她也是黑社会吗?我父亲现在九十多岁了,五十多岁前后的“病”,也与黑社会有关吗?我前后在本地住过四、五个地方,这四、五个地方都闻到过毒气,怀疑都有多人参与,那些人都加入了黑社会吗?如果说都与黑社会有关,那黑社会成员是不是太多了?

  很显然,不可能全是黑社会干的。我不是在替黑社会说情,因我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哪放毒人会是什么人,有此大量的毒源,且能出得起,就是过去贫穷的年代都能做到,该怀疑谁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