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3176333516丝河烟雨

我喜欢古诗词、音乐、看山。

   接连干了几天,今天没找到活,也好,在家休息一天。可事情没那么乐观,在家一天的甜味,大腿肌肉痛,背部肌肉痛,闻到了那种熟悉的类似卫生间里的气味,已经好了的右腮,又开始轻微地痛起来。

  我怀疑,现在有人用气味治理人群,不知这个怀疑有无道理。气味就是法律,就是xhengce!

  一直为冤案所困,为气味所困,不知为什么?所谓的公平正义,我没有见到。

  今天在家,夜里的气味酸甜的都有,白天却全是甜的。还有让人困倦的,不知是不是迷药?

  放气味的人,我认为是这个时期最混账的人!

关于泼皮的一些看法

  在网上看了一篇文章,说水浒里面的杨志,去到京里谋职,在那里碰到了一个泼皮,把他给毁了。

  在我看来,对泼皮无论怎样做,都不能影响对待泼皮的那个人的形象。就象当下对正当防卫的理解一样,如果谁和泼皮计较了,就认为谁坏了自己的名誉,那就是对泼皮的纵容。如果大家都把观点放正,就会让泼皮有所收敛。也就是说对泼皮类的人,做出计较样的行为,也不应当理解为过分,这样才能让泼皮有所顾忌!

这几天我在养生上下点功夫,放气味的人放气味也下了点功夫功夫!!!

   法律上有个说法,就是任何事都不能成为打人杀人的理由,放气味理应相同!

   今早看看大臂上的肌肉,大臂上的肌肉几乎是平的,看来最近的肌肉溶解现象是很严重的。

   一个体力劳动者,没有肌肉,不知天天都干了什么?

  想起一句话,龙游浅壑遭虾戏,虎落平洋被犬欺。说人在某些环境里,受欺是可能的。

  当讲理的人碰上不讲理的人,讲理的人受欺是必然的!

我的门口,我自比我的脸,不知过不过分!

夜梦及零碎

    昨夜梦见有的人的果园,和邻村里有水塘。邻村的水塘较多,心想邻村里种地用水太方便了。种地是过去的事了,显然梦中有过去式。

   梦见一只船,被我弄到了一个地方,抛下了锚!


   自上次我对吐口水的过激行为反思以后,我就再也没去理会吐口水,今天早上,我把车推到了门口,那人正从里面走出来,见我在门口,丝毫不顾及我的感受,照吐不误。我中时又来气,说了一句chuli。我说你哪里吐不好,非要吐在我的正门口。他没搭腔就走。

  事后我在分析这事,他三番五次地旁敲侧击,引诱我表现,而每次我有表示时,他却不理会只管跑。从不搭理看,不象要多事,但却每每做着让人感觉不痛快的事,难道找黑除恶时期,要引我怒,然后我犯点小错误就会升级为大错误。当然,他也许还有另一张牌,他是不是打算了不知道,因为他在本村吗。

  总之,不象多事的样子,明知我在计较这事,却频繁挑弄,目的或许不简单。

约我干活的事

   今天一个以前的工友,约我去干一个较长期的活,我没敢答应。原因就是气味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让我的身体出现某种痛,而耽误别人的活!

  这样的活,我错过了好几个,一个是让我长期跟着他去砌块,工资较高,另一个是有几个月的砌块活,工资也不低,但都因为我考虑,身体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被气味伤到不能干活,所以不敢答应人家。

  这就是气味给我带来的,直接的经济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