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3176333516丝河烟雨

我喜欢古诗词、音乐、看山。

这几天的梦里,经常有走下坡的路,在网上也看到了说希望离去的话,看来正应了那句话,该来的部会来,该去的也定然会去。


当年学气功,只是从身体考虑,没考虑其它,现在还是没有考虑其它,这唐泽寿明简单吧!

风(原创)

你的每一次到来

总是那么煽情


春天你来时

我满怀万分地憧憬

好似天底下    再也不用分善恶

全天下都是桃花源里的太平


夏天你来时

我一身的汗液没了影踪

那些愉悦的心情   附在绿荫里

充满了每一个梦中


秋天你来时

我常会和着收获

并在一起高兴

每一缕清风

都是一份无上的感动


但冬天你还是会来

每一股针矛一样的风

会将我满腔的热血

刺得生疼


我年年的四季

总被你裹在袋子里

尽情地    肆意抚弄


2017/11/22日。在家,未去工地劳动。

一些短章

   差十分就是早六点了,我从睡梦中醒来,鼻塞严重,且伴有胸部轻度不适。昨天早上也是这样,我大声练了气功,缓解了症状,去的工地。今天早上,我不想再那样了,我和妻子说,我今天还要歇工。六点时有点口麻的意思,鼻塞的感觉迅速好转,但脚后跟处昨天才受的伤还在。我想这是对我的戏弄,听我不出工了,又给我解du了。

  昨天是一连歇工四天后的第二个干活天,大约原先我说的脚踝伤,在工地上没表现出应有的难过吧,又给我的脚踝后跟处,造出新伤。我在楼顶干活,是那种楼面倾斜度很大的那种,那种楼面无时无刻不在跟脚踝作对,再有du伤,尤为严重。

   

   当时我在工地上,和工友们闲谈时,介绍我学的养生气功,工友曾问道:您妻子看到不说你吗?我说当时花了钱,正式学的,说我做什么。后来,我说有气味du,工友又问我:你妻子愿意听吗?我知道,他们要在我妻子身上下功夫了,以此阻止我向外界说出实情。


我从自己的村子拆迁来暂住地以来,我受过了好多种形式的伤。刚来时,因搬家时的膝盖伤,在暫住地多疼了多日,后来鼻塞了很长时间; 后来半夜里口干到一个唾液水珠也找不到,这样的现象几个月; 后来烟碱味的伤害,伤害到咳嗽数次; 腰痛过几次;痔疮;右侧胸部持续数月,有一个点,闻甜味就隐隐地痛着;还有偶尔的动脉紧胀感; 一种说不出来的剧疼,也有过三/五次;最近偶尔有点腹疼,这种疼还没影响到干活和吃饭; 头部皮下有异动感,紧胀感,也数度反复出现;右臂膀也疼了数月,每次气功让它不再影响干活,而会发现又给重了; 今晨还有腿部神经受伤,腿站立无力的感觉;拳击水泥墙,会有甜味让它发作。偶尔失眠;偶尔嗜睡;大便经常出现细而少;这几天的尿液呈黄绿色; 大胯也时有不适;还有夜间睡觉时的痒;皮肤爱开口;眼睛问题。当然,这些不全是在暂住地造成的结果,还有在工地,在本村里有些时候的配合。


2017/11/22日。因夜里表现出来的身体原因,在家没去工地。

  

早期的霜(原创)

你是季节的少白头

许多生命还是旺盛的绿

却过早地漂染上

沧桑岁月的征候

你让许多生命

过早地消耗了

对永恒美丽的追求


2017/11/22日。因每天夜里的身体原因,在家没去工地。


新梦2017/11/21

  前天一梦,梦到了一个姓万的男同学,如果说梦意,应是万难吧?

  昨夜又是多梦,其中记住了一鄣分,就是我的东西地瓜/花生太多,我拿不了,也拿不动。更有父亲的东邻,让我捎东西。想打出租人家不干。看到一些土东西,要让我受艰难。

刚才听了邻人说的话,他是在和一个串门人说的,好好干,别当you子。我这几天因气味的伤害在家,再听这样的话,心里很不是滋味!!!!!!!!!!!!!!!!好话说尽!!!!!!

直肠现象的气功影响

   最近老是有便意,干着活时就来了,当然真正去解便,也未必解得出。我会点养生气功,所以我也就不断摸索用气功,去影响直肠,让它回复正常。在我的气功实践中,发现有两个很简单的做法,能让直肠回复平静。

   一个是在坐姿的情况下,双手向裆部拉气,包括尿道,直肠都会很是受益。

二是,躺姿时,双手在脖颈处,尽量往颈后放双手拉气,虽隔很远,直肠受益很快。再就是坐姿的两侧,双手拉气,包括前后拉气。


2017/11/19日。在家。

最近对我的伤害的气味中,有伤害直肠的现象,就是让我老是有着便意,而真正大便会出不来。这些气味可能会结合平日里,某些吃用之物进行的。

新梦2017/11/19

    昨夜又是几个梦,梦太多,只记得几个场境,一个是有个有些岁数的男人,说我们村应该抓起来某个人。

    最后一个说,我抱着东西,面前一条有着斜坡,土质松软,且很窄的小窄路。妻子却挡在了前面,我喊着妻子让开。

  

   前夜做的梦是我在排队。


我这几天的脚踝疼

   有些事联系起来看,就会有所发现。近几天我的脚踝疼,让我连着在家休息了四天,四个160元,将近700元,说没就没了,这就是损失。不是我干不了体力活,而是我在大密度的气味伤害里,让自己几乎看不清方向。当然静下来,就可以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几天前,在下班的时候,和工友一起说着话,走着路,脚上绊着一个东西,也没看看是什么,想用力摔掉,结果没摔掉,把自己绊倒了。本来绊倒后,起来时,没有任何不适。回到父亲的住处,还是什么事也没有。但回到了自己的住处时,闻到了一股甜味,大胯的接缝处疼的难以忍受。这就证明,有些伤没事,但闻到气味能让它发作。

    而这次在工地上得的脚踝疼,起先我认为是单纯的被气味所伤,昨天在家烧火时,让我想起了真正的原因。因为我烧火时,有时有些薄的柴,我不用斧劈,而是省劲地在烧火时用脚踹,也就是这个举动,埋下了祸根。当然他们未必是这样的目的,真正的目的是放大我在工地上的闪失,无意间放大了我的这个举动。

     其实我早该明白的,因为我有时在家闲来无事时,也有时会白手拳击水泥墙面,而有些时候没感觉,有些时候同样击打过后,当时无事,可闻味后会引起肿胀。这样的现象多次了。

    想想为什么会用这种气味伤我,原因是因为我有时在家练软气功,他们不解,当我练硬气功一样对待,因为只要有宋的气味,练硬气功的困难程度就显现出来。

   当然,我是在工地干活的人,如果这样的气味多,在工地上的每一个小的闪失,最终将是一场灾难。


2017/11/19日。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