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3176333516丝河烟雨

我喜欢古诗词、音乐、看山。

   这几天,因为电脑被孩子带往他处,上网变得不方便了。

   今天在工地上,感觉到了,有什么气味刺激腿部神经的感觉,当然甜味是少不了的。

  尤其是早晨刚进工地时,在楼西头新铺的草皮上,感觉得更明显。后来断断续续,一天里有不少的时候,都感觉到了这个现象。

放气味的人是怎么想的

   放气味的人,越来越下线,昨天在工地上感觉到的头皮发麻的现象,我说了再厉害,我就有可能不敢在工地上干活了。没想到今晚坐在家中三间屋的西边两间,头皮又麻起来了,且很是难过。不用问,还是平日里那些放气味的人,只能说和工地上放这些气味的人,他们不一定是一个人,但可能是一伙人。在家里这样放,不象我说工地,可以不敢走人,在家里我不能去那里躲?


  今天下午在工地上,我感觉到自己有点兴奋的感觉,不知感觉得对不?还有打喷气。甜味更是必不可少的。

今天的气味

  在工地上,一种气味我觉着是我切割的材料的味,但晚上回家,在我的房间里也闻到了这种气味,才知道工地上闻到的这种气味,不是切割的材料里的味。

   顺便说一下,今天在工地上,头皮发麻了几次,如果再严重些,我会从工地上离开,不敢继续留在工地了。还有嗓子火烧类的感觉。在工地上有甜味,漆味,还有电焊烧出的材料味。加上晚上回家闻到的那种工地上的气味,工地上的气味真的不少!

在工地上,以见到那个清嗓子的人,见到我以是清了几声。我只是笑,当然别人不知道

   中午回家说有苦味甜味,其实中午回家后,头皮又在异动,下午去父亲那里,一路又是甜味。现在因出门买东西刚回来,头皮异动的感觉又开始了。

今天的工地上,感觉到了苦味和甜味!回家也是!

到什么时候能不闻味

   今天和人闲谈,别人问我你到什么时候才能不闻味?我说得三个条件下,才能不闻味。一个是放气味的人,良心发现,发现放气味是不人道,不合理的。二是放气味的人,被社会组织强力制止。三个是觉着放我气味没意义了,不需要再放了。

  今早,和家人也谈了这事。对于放了十一年气味,而仍然不知道收手的人。我认为有几个条件,能让他们不放。我说到了杀放气味的人,他们的家人。这不是吓人,而是理性分析这事。因为社会组织不制止,放气味的人,又不知道收手。那解决这样的问题,就只有这样的途径了。再重复一遍,不是我要杀人,而是分析这事的途径,让人失望。想想十一年了,我在网上千呼万唤,没有一个网警注意这事?没有一个国家机关应该重视这事?到现在至少,我没看出这样的迹象。放气味的人,还是照放不误。谁给了这样的人,这样的胆壮?就不得而知了。总之结果是他们有恃无恐的样子。

   气味伤害我十一年,什么样的人,不会被这种伤害,伤到口无遮拦?

    从我哥哥的冤案看,有些办案人员,他们办“既定案”,办“定向案”只要是那个方向没找到,既定的涉案人没抓到,其它的案子,就是人命关天,也与他们无关。

  这是我的怀疑,不知对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