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3176333516丝河烟雨

我喜欢古诗词、音乐、看山。

昨夜还是太多的梦,且梦境怪异!

酷热(原创)

你的热越来越让我感觉

你是在给其他季节

作推介工作

你让我想到了春天的温和

你让我渴望即将到来的

秋高气爽的寥廓

你越是酷热   越是让我

忆着那个过去的季节

也让我盼着即将到来的季节


2018、7、15日。工余。





假若(原创)

假若   我手里有一把铲

我希望把稀泥铲上墙头

让他在时光里风干

成期望里的铜墙铁壁


假若   我手里有一把铲

我想在冬闲深翻土地

冻死寄生的虫子

激发出泥土养育的活力


假若   我手里有一把铲

我想在土地上铲出一道沟渠

引来遥远的水

润泽那些渴望的土地


2018、7、14日。工余。

劳动日记

  今晨醒来,想想昨天工地上的事情,忽然觉着那真叫艰难。

  昨天在工地上,所从事的劳动,是劳动量中等偏上的那种劳动。本来我能习惯这种劳动,但却感觉有点累。什么原因呢?原因就在于劳动过程中的各种气味,伴随气味的是各种轻度,但持续不断的伤痛的袭扰。

  所干的活,是要不断地从米多高的凳子,上去下来。这样的劳动,本来就需要腿的大量活动,却有气味伤我的腿的大部分组成,让我的劳动变得增加了不少艰难。

  就这样我在工地上一天,我腿部的能力下降了十成中的二、三成,本来不应吃力的活,变得有些吃力。

  晚在炕上睡觉也是如此,半夜翻身时,才知道气味让自已大受伤害,腿痛、腰痛,让我不得不在睡梦中,用气功疗伤,然后再睡。

  真真叫笑话,一部分人,可以如此伤害另一部分人!?!?!?!无论天理,无论人性,无论法律,全然不用管顾!


为什么会有高高在上的人?会有受伤害而又没办法的人?


2018、7、13日。晨。

傍晚(原创)

此刻    只要往家走

回到家里    今天的那一页

就将成为了历史

无论是疲累

还是满意   抑或不满意

今天就会被搁起

晚饭   不是用来驱除疲累

也不是用来回忆

是为明天储备能量

打好记录明天那页历史的格子

人生   就是由无数这样的傍晚

串连起来了喜怒哀乐的全部


2018、7、12日。工余。



   今天到时又是那种又咸又甜的气味,这种气味能让血跳加剧,所以我的手癣,内里气血有些打通时,皮损还需要一个恢复的过程,但放气味的人,不给这个时间!

  当然话分两说,也是我练气功的程度不够!从两天的情况看,有些定时定量,给我气味影响,就象定时定量服药!

今天练气功,是在前两天的基础上,又多了一点点的收益!

手上有癣的地方,不出汗,看来气味伤损的皮肤,道理应在阻止出汗,排泄废物上。

一篇文字的感想

  今晨看到了一个网友的文章,说了一则历史故事。说谁告密谁谁怎么的。我在这里声明一下,本人没有靠上任何团体,或个人,那为什么在网上发了那么多文字,且涉及他人?

  首先我在这里说明一下,我说的大都是一些对我的伤害,对我的伤害我反映出来不是告密,是想引起社会的关注,是想让伤害我的人,停止他的不合理的做法,目的就是这样。还有冤案,也希望能得到关注。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由此到彼的一种延伸,也让我提及了许多人事。如果谁把我的这些文字读成告密,这人一定是在掩盖自己的罪行,一定是在偷换概念。

  我反映的所有的事情,不是以向政府告密,换取利益,尽管也希望政府能出面,对我所受的伤害调查,但和告密是两码事。


2018、7、11日。


一件小事,让我重新考虑邻居的争讼

  在以前的日志里,我曾经说过,如果一排房子,有谁格外比别人的高,宽,或许会隐有欺人之心。今天早上东邻在我的门前铲土时,又让我重新考虑这个问题。

  东邻自我搬来居住后的不长时间,就盖起了南房,盖南房是无可厚非的事,但他的西檐伸到了我住的院子里,我当时简单地表示了异议,没作用,因妻侄大大咧咧,就过去了。接着东邻又把门前的路面随着院子,拔高了二十公分,并且他家是齐着界墙高起来的,他往自家走不方便了,便把我的门口东侧培了些土,让自己走着方便。等于他家的门前,往我住的门前延伸了几十公分。这让我的门前很是逼窄。

  就喻义而言,我的理解是,我门前的路被逼窄了。还有,就是我出门就要先爬坡,同样喻义不好。这还在我舅哥的老宅子那里,也有类似现象。他的西邻居拔高了门前,同样自家不好走,就把台阶设到了舅哥的院墙前。为什么这两家关系要好的人家,都有同样的举动?就不得而知。

  不过我在想,一些邻家的争讼,就心理学而言,有此抗争是对的,就是要搞争的是这样一种欺侮的心理。象我舅哥家的两处房子都这样了,假使当时第一个现象出现时,有能力抗争的话,或许也不会有第二次了。

  当然,这事如果是个自律的人,根本就不要抗争了,一旦被动的一方提出的要求合理的话,主动方,就应该主动放弃不合理的做法。而现实往往不是这样。象我的东邻,房檐西伸,我提出异议时,他是根本不应该再继续他的做法的,事实是,到现在还是伸过来,就这样存在着。

 今天早上,连着两天的降雨,让东邻家的门前台面,靠近我的门前土冲得有点塌,东邻便在我住的门前鼓捣起来,    让我重新想起邻居相处应有的自律,而实事有些人心高时,就会忘记这些自律。

  (当然在这里说的事,不是要挑起邻居间的争讼,意在提醒每个农家在建房时,不要只顾自己的利益,忽略邻居家的感受。如果谁看了这篇文字产生了邻居间的争讼,那就是我写这些文字的失败。我写这篇文字时,是基于,我是一个住户的真实感受而写的。)


2018、7、11日。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