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3176333516丝河烟雨

我喜欢古诗词、音乐、看山。

一路花香(原创)

————去年,有段时间几乎天天走在山海路上,常闻到满路花香。今年的这几天,又是天天走在这条路上,路旁满是鲜花,且花香沁人心脾,几天下来,写了此诗。


一路花香

馨香了我的早晨

香茗了一天的开始

滋润了劳动的艰辛


一路花香

 包蕴了多少园丁的寒暑

风雨里的辛勤

多少卑薄的酸楚


一路花香

风景了一座城市

靓丽了多少行人

美好的记忆

清洗多少浮世的烟尘


2017、5、25日,工余。

声音

  这几天,要说我的烦心事,也能说上几件。当然老生常谈的是毒气,但还有一件是最近我有所计较的,就是每每练气功某家的门就频繁地响的事。

  说起这事也很有意思,我在家练气功时,某家的门就外星象长了眼似的,只要我一站定,或坐定,不出二、三分钟,那家的门,就象和那家人有仇似的响个不住。久了,我怀疑是为了干涉我练气功面作为的。因为,没有那么一个可能,让巧合的几率

变得百分百。

   所以心烦,是因为,有人放毒让我难过,我靠气功舒服一点,有人拚命干涉气功,这不是是在和放毒的人同谋害我吗?

   今晨想起此事,我想起了一首诗:煮豆燃豆萁。

 

  今天更邪门的另一件事,发生在工地上。一种说不出的声音,有点象发报声?警报声?或什么电器的声音,在工地附近的路上响了几个小时。我在干活时心想,难不成是冲我来的?因为近日我对某家的扣门声,有着激烈的反应。我为什么这样想问题呢?这是有类似的根据的。毒气我在家里有人放到我能在家的屋子里、院子里都能闻到,而工地上不知是什么人?是在工地上?还是在工地周围?都有人不间断地大量地放着毒气,声音会不会同样有人要这样做?以示他们的人员广大,不好惹?

   当然,如果上面我的猜测有几份道理的话,那么我的事,背后可能更有着有些人的不可告人的目的。当然还可以理解为他们打着虚假的正确性,为所欲为。同时,也可能可以这样理解,他们可能陷害我的深度很大。

   不管怎样说,正象前人所说,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每一种声音,都可能含有一些深层的意思,只是有时我们会忽略过去。而这些声音同时出现,不知意味着什么?


2017、5、24日,工余。

加油站(原创)

只要花上几十元钱

我就可以去加油站

加满摩托车油箱

尔后

奔驰在路上

尽驰风流


可我一直找不到

那么一个站点

为人生加油

让人生动力十足

飘逸优悠


2017、5、20日,工余。


我对村官的看法

 村官应是全村人的村官,不是个别帮派的村官,所以对所有村民,大致一视同仁。村官不应是某个门里的村官,不应是某些好朋友的村官,不应是某个亲族体系的村官,更不应只是自己一家人的利益的村官。

 


  村官无论是谁,我都得认可。包括和我有矛盾的人,包括仇家,包括关系好的人,当了村官,我都会认可。因为无论选谁 总不会都有百分之百的认同感。所以总会有人认为所选之人,不合自己的意愿。那么不合自己的意愿,自己并不能代表全村,所以所选之人,无论我的看法如何,我都不会在这上面非议他们。


   这几年我所说的,只是有些人做得多了,形成规律了,让人看到了他们的丑恶了。但仅此而已,希望更好,不是在记恨着谁?却希望着谁。谁能更对得起一些本不该受伤害,而稀里糊涂地受到了伤害的人?谁是凭着良心、凭着公心做事的人?谁就是好村官。


2017、5、18日,午时完成。

看到的路(原创)

每天走着城市的道路

总会看到季节的花开

雪白   粉红   黄绿

看到知名和不知名的

本地  异地的草   木

还可以看到园丁的辛勤

修剪出艺术的景致

精心的维护


也常想人生的路

路边没有鲜花

没有细心的栽植

如果有  世间

就没有那么多的屈辱


2017、5、18。午间。

昨夜之梦

  昨夜之梦,今天早晨起床后,仍记忆清晰,所以记录。

  梦境中有三个主要元素,一个是,别人有好吃的,让我同去吃,我没去吃。第二个是,某个地方开会,很多车。

  第三个元素,也是这夜梦中我认为最主要的元素。我被一个工地用长嘴罐的嘴处,压在了身下,我起来时,好似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如果让我解此梦境,我认为将会有一个惊吓,不过惊吓正常情况下,我是不会吃亏的。

  我今天去的工地,不会动用长嘴罐,显然长嘴罐,是梦境中最需要解释的事物。


最近还是每天夜里有梦,象前几天的夜里,又梦到了村西北的水塘,前天夜里梦到了一个青春的女子,等等。因梦多,很多时候梦里没有特别的地方,我都懒得记忆,或是解释。


2017、5、16日,晨。

地下室(原创)

阳光照不进来

月光    星光照不进来

电灯没有扯进来

手电筒没有带进来

地下室里    就有

无尽的黑


就象某一个冤案

法律进不来

誉论进不来

冤案就一直是冤案


2017、5、15日,工余。

一句话的日志

  根据生活体会,有些身体现象,可以这样排除。就是稍微深呼吸,这时身体尽量纵向持正,略作收紧状。然后,呼出身体稍作放松状,尽量放松,让身体呈轻微的耷拉状。对有些轻度的伤病或有好处。


5、14日

关于气功和诗的一个新说明

   关于气功,或许有人认为,我练了一回,怎没什么效果?其实,了解我这几年的人都知道,我长达九年的被毒,身体里的毒素积累严重,不是练一天二天就能除尽的。当然,还有更为严重的现象,就是我想除尽前毒的影响,已经不容易了,练气功时,还会有当时的影响。要除掉那么多的影响,需要更长的时间和精力,而我又是体力劳动者,每天在外的工作量是惊人的,

   在家的休息时间很少,又要受没白没黑的毒气的熏陶,这么多的影响叠加在一起,不是一早或一晚就能一蹴而就的。在这么多的影响叠加中,没有发展严重,就很幸运了。

    关于诗,或许有人期望我写出更好的或更多的良品,但同样受毒气的影响所控制。有些象导致鼻塞、象影响头部的导致头嗡嗡的毒气,一旦对身体影响得稍微严重一点,写点东西,就增加了难度。所以有时期望未必来,不期望,未必无。还有我写诗是副业,所以有就写,没就不写,不刻意追求。


2017、5、14日去工地,他人没去,而回。打字。

体力劳动与肌肉

   我是一个体力劳动者,手臂的肌肉却并不发达。有时我看看自己的大臂,心想:这是我的胳膊吗?但它确是。不过时间长了,我也渐渐弄明白了,原来也是毒气的作用。

   有那么一次,我对自己的身边事困扰着,在一次手头有钱的时候,我同家人一起去了南京东南医院。在东南医院,我作了一次检查,检查的结果出来了,有轻微的溶肌现象,内出血,建议我吃“六味地黄丸”。

   我的这些专业知识 太少,但我的理解是,有些毒气,能溶解肌肉组织。所以,我一个天天从事体力劳动的人,肌肉并不发达,看看大臂,是一种平平的感觉。

   再想想有的小孩,细胳膊,细腿,我怀疑,也是类似的现象吧?因为不专业,所以只能参考!


2017、5、14日,去工地后,因他人没去,回家而写。